切换到宽版
  • 1722阅读
  • 1回复

中国飞鹤乳业公司在加拿大投资婴幼儿配方奶粉工厂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3449

在安大略省金斯顿市城北靠近401高速公路的一个工地上,满载混凝土的卡车正在卸货。这里将是黑龙江飞鹤乳业有限公司的奶粉厂,也将是加拿大的第一家婴幼儿配方奶粉生产商。

飞鹤公司去年年底和金斯顿市签约,投资2亿2500万加元在该市建厂。CBC记者Janyce McGregor报道说,中国终止独生子女政策后,需要更多的婴幼儿食品。而对于这个16万人口的城市来说,飞鹤的奶粉厂也是有史以来最大的经济项目之一。

这个项目也将使加拿大重新成为婴幼儿配方奶粉生产国。加拿大乳业委员会几年来一直尝试找到一个愿意做这件事的厂家,见国内无人愿做,又和欧洲、亚洲的公司接触。正好飞鹤有意向北美扩展,遂谈成这个项目。

对牛奶和羊奶的海量需求将牵动整个加东地区

飞鹤奶粉厂占地28000平方米,将有一条牛奶粉生产线和一条羊奶粉生产线,计划在2019年冬正式投产。这两条生产线启动后,需要海量牛奶和羊奶源源不断地流入。据信羊奶粉生产线每年将需要7500万公升羊奶。而安大略整个省的羊奶年产量只有5200万公升。

也就是说,在安大略省把羊奶产量翻一番到两番之前,要喂饱这条生产线还需要邻省或美国助力。可以预见,飞鹤公司将来会考虑在当地自己生产羊奶来保证供应。

所产奶粉主要供应中国市场

飞鹤在金斯顿生产的牛奶粉和羊奶粉85%将运回中国销售。在2008年的三聚氰胺毒奶粉丑闻后,只要有能力负担的家庭多半选择外国奶粉。但是为什么选择在隔着一个太平洋的加拿大建厂呢?加拿大乳业委员会的尚塔尔.保罗(Chantal Paul)说,加拿大对牛奶、奶酪和禽蛋业的供应管理制度是优势之一。这个制度虽然被特朗普怒斥,多年来也饱受提倡自由贸易人士的批评,但是它的好处是可以保障供应和维持价格稳定。

羊奶生产不受供应管理制度的配额限制。飞鹤生产线对羊奶的巨大需求让安省乳羊饲养业看到了扩大经营的可能性。安迪.杰克逊(Andy Jackson)是其中之一。他曾和自己的合作伙伴开玩笑说,现在的300只羊五年后要增加到2000只。飞鹤投产后,这个玩笑恐怕要认真对待了。

他说,安大略省的养羊业还停留在三、四十年前的水平。提高羊奶产量不仅仅是增加羊的数量,还应该下工夫改善乳羊的品种和营养。

金斯顿市长:中国东北和安省北部的地理环境很相似

飞鹤公司今年年初曾邀请金斯顿市长布莱恩.帕特森(Bryan Paterson)率团前往黑龙江,参观齐齐哈尔等地的工厂和饲养场。他在接受CBC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去了以后,对当地和安大略省东部的地理环境如此相像感到惊讶。当然两地的规模和人口非常不同。他回忆说,他们参观过的一个村子有三个金斯顿那么大。

飞鹤奶粉厂在建设阶段需要雇用一千多人,投产后将需要雇用两百多名全职员工。据信除了飞鹤派来的一个四人管理小组外,工厂所有员工都在当地雇用。(RCI with CBC)

发帖
3449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8-03
中国飞鹤落地安省:政府补贴多少?牛奶收购价几何?
  黑龙江的飞鹤乳业投资2.25亿加元在安大略省金斯顿市建厂,预计开工后年产6万吨牛羊奶粉。如此大笔的外资无论哪一个国家都不会无动于衷,而加拿大乳业又是一个在对外贸易和自贸协议谈判中屡屡引起摩擦的“痛点”。现在奶粉厂已经开工,大家讨论和猜测最多的话题,一是飞鹤将以什么样的价格购买牛奶和羊奶,二是它能从联邦和安省获得多少拨款。
  
尽管有关官员语焉不详,CBC记者Janyce McGregor通过加拿大信息公开法还是获得了一些资料和数据。例如,在安大略省食品加工业的大笔投资可获得相当于投资额10%到15%的政府拨款,这意味着飞鹤公司可以从安省政府获得至少2250万加元的拨款。
  
但是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省政府提出的拨款数额是1340万,比飞鹤的要求少了将近一半。这个分歧最后如何解决,是否已经解决,文件中找不到答案。
  
在联邦层面,飞鹤有资格获得一项对创新公司的资助。具体数额不详。去年9月,飞鹤与加拿大乳业委员会签署了一项保密协议。同一个星期里,中国总理李克强到访,和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会晤并宣布开始加中自贸协议探索性会谈。
  
飞鹤总部虽然在黑龙江,但是未来的金斯顿奶粉厂所属的“飞鹤国际”却是在开曼群岛注册的公司。奶粉厂的正式名称是“加拿大皇家乳业”(Canada Royal Milk),它可以享受和加拿大本国食品加工商同等的政府资助。
  
飞鹤奶粉厂将按“第七类价格”购买牛羊奶
  
“第七类价格”指的是加拿大乳业委员会今年年初制定的一个新的价格类别,涵盖浓缩奶蛋白、脱脂奶和全脂奶粉等乳制品原料。据安省奶农协会总干事劳埃德(Graham Lloyd)透露,飞鹤公司将按照这一类价格购买两条生产线所需的牛奶和羊奶。
  
但是飞鹤奶粉厂要到2019年投产时才会开始需要原料。而“第七类价格”已经引起美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强烈不满。这几个乳业大国认为新的价格类别把它们挤出了加拿大市场,威胁要向世贸组织提出投诉。
  
新的价格类别出台后,加拿大乳制品加工业确实大大减少了美国渗滤牛奶的进口。威斯康星州的Grassland乳制品公司以此为理由取消了和当地75家养牛场的合同。此事引起特朗普4月份去威斯康星州时炮轰加拿大,称加拿大的乳制品政策是“一个耻辱”。就在上个月,美国农业部长珀杜(Sonny Perdue)在访问多伦多时指责“第七类价格”非常不公平,“偷偷摸摸的”违反了世贸规定。
  
加拿大乳制品业认为自己完全遵纪守法

但是制定“第七类价格”的起因之一,正是因为Grassland利用渗滤牛奶作为乳制品原料不在关税名单上的漏洞,以低廉价格大量出口到加拿大。

劳埃德说,他对美澳等国威胁要上世贸讨说法并不担心,因为加拿大遵守了所有的规定。另外,加拿大是乳制品进口国而不是出口国。美国在乳制品贸易上对加拿大有4亿加元的顺差。
  
特鲁多4月份在回应特朗普的指责时表示,每个国家都在采取措施保护本国农业,而且都有理由这样做。我们用不着假装在农业上存在一个全球自由贸易市场。